内容检索:
 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新闻动态>>正文
第18期读书会预告 | 区域社会史经典著作研读
2020-03-25 22:53   审核人:   (阅读: )

 


报告人:叶鹏(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2018级硕士生研究生) 

评议人:华烨(复旦大学历史学系2018级硕士研究生)

张琰(复旦大学历史学系2018级硕士研究生)

主持人:吴佩林教授

 期:202048日(星期三)晚上7:00

 点:各自家中

网络媒体:钉钉

阿里钉钉下载网址:

https://page.dingtalk.com/wow/dingtalk/act/download?spm=a213l2.13146415.7065056597.9.7f1518e6oKAUWd

阅读书目:

赵世瑜:《小历史与大历史:区域社会史的理念、方法与实践》

科大卫:《皇帝和祖宗:华南的国家与宗族》

森正夫:《“地域社会”视野下的明清史研究:以江南和福建为中心》

郑锐达:《移民、户籍与宗族:清代至民国期间江西袁州府地区研究》

黄志繁:《“贼”“民”之间:12-18世纪赣南地域社会》

 湜:《高乡与低乡:1116世纪太湖以东的区域结构变迁

内容简介:

赵世瑜:《小历史与大历史:区域社会史的理念、方法与实践》,北京: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2006

本书是历史田野丛书之一,是一部关于社会发展史研究的理论专著。以往我们的传统史学对大历史的研究。取得了许多重大成果,但问题出在人们用某种绝对化的,单一化的宏大叙事模式去研究这些问题,抽去了这个“大历史”的生活基础。本书做的,就是把这个生活基础还给“大历史”,这个生活基础就是我们所谓的“小历史”。这个“归还”的工作一旦结束,大,小历史的区分也许就不再需要了,历史本来就是一个,就像生活本来就是一个那样。

科大卫:《皇帝和祖宗:华南的国家与宗族》,南京:江苏人民出版社,2009

《皇帝和祖宗:华南的国家与宗族》所要回答和解决的问题是:朝廷的法典条文,民间的礼仪习俗,二者如何交织在一起,指导着“华南”这个有意识的、历时数百年的地域建构进程?《皇帝和祖宗:华南的国家与宗族》显示:历代王朝都致力于华南的政治整合,要培养出敬畏官府、纳粮当差、安分守己的良民。随着王朝在华南的军事征讨、行政规划,一套关于权力的文化语言也渗透华南。这套语言有两个互相发明的关键词:“皇帝”、“宗族”。它们渗透到一切礼节、身份、地位、财产权、商业习惯、社会流动、社区构建之中。华南与王朝中央之间的正统纽带,不仅建立于里甲与祀典之上,也建立在“宗族”这套语言之上。

(日)森正夫:《“地域社会”视野下的明清史研究:以江南和福建为中心》,南京:江苏人民出版社,2017

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,日本学者森正夫就致力于研究江南社会经济史,尤其是江南土地制度和赋役制度史,发表相关专题的论文数十篇,本书就是这一系列论文中的优秀之作。这些论文共14篇,分四个部分展开,集中反映了“地域社会论”这一近代以前中国社会研究方法,对于我们深入了解和研究中国的历史及发展方向,大有助益。

郑锐达:《移民、户籍与宗族:清代至民国期间江西袁州府地区研究》,北京: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2009

以往的研究者多将明清里(图)甲视之为一套赋税征收体系或国家对地方控制的基层组织,《移民、户籍与宗族:清代至民国期间江西袁州府地区研究》以一个清代移民地区——江西袁州府作为研究对象,致力于探讨里(图)甲组织对地方社会的意义及其动态发展;结果发现,里(图)甲组织除了在税收上起了重大作用外,它更是一套划分社会界线,表明权利及身份的机制。袁州府原有旧户就是利用这套机制,将外来移民长期置于一个固定的户类别(“客籍”)之中,使外来移民无论在社会地位、晋升机会和享有的权利各方面都比不上土著旧户。换句话说,袁州府土著旧户借着操纵地方里(图)甲组织,实现对外来移民的排斥和控制。

黄志繁:《“贼”“民”之间:12-18世纪赣南地域社会》,北京: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2006

本书试图通过重构1218世纪长达六百年间赣南山区的地方动乱与社会变迁历史,展现中国历史上地方动乱及其引起社会变迁之图景,以加深对中国历史上“动乱”的理解,重新思考中国传统社会变迁的历史与逻辑。

谢湜:《高乡与低乡:1116世纪太湖以东的区域结构变迁》,北京: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2015

《高乡与低乡:1116世纪太湖以东的区域结构变迁》以宋元时期太湖以东区域历史为例,尝试对“地域开发政区增设”模型作出更丰富的阐释。有关地域历史中行政区划变动的问题,曾得到许多研究者的关注上世纪中叶,谭其骧在继承中国沿革地理学传统的基础上,拓展了政区历史地理的研究视野他在《浙江省历代行政区域—兼论浙江各地区的开发过程》一文中指出,县一级政区的增设可以成为研究地域开发史的一个切入点,因为一个地方创建县治,表明该地开发己臻成熟,如果考察较大地域范围内新县析置的序列,就有可能揭示该地域开发的空间趋势。这种富有启示的分析逻辑或可概括为“地域开发—政区增设”。

欢迎扫描二维码,加入我们的“钉钉”远程读书会

主题:孔府,儒学,地方档案,区域史

非诚勿扰

上一条:第20期读书会预告 | 张灏:《幽暗意识与民主传统》
下一条:“孔府档案与曲阜文献”系列讲座之十|董喜宁:《孔子的谥号封赠与形象演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