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检索:
 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孔府档案>>正文
齐鲁瑰宝耀中华 | 雍正把什么颁赐给孔庙?
2020-12-23 17:09   审核人:   (阅读: )

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

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

孔子去世后,弟子们住进孔子居堂

后来

人们在这里放置孔子的衣、冠、琴、车、书

作为庙宇,纪念孔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@摄影师吴亚轩

历代帝王尊崇孔子

对于孔子的祭祀延绵两千余年未断

清雍正皇帝尊孔崇儒,兴修孔庙

并颁赐大量礼器

雍正十年(1732年)赐五件御制珐琅礼器于孔庙

清雍正黄地彩绘缠枝牡丹纹铜胎画珐琅五供

用以供奉孔子

现收藏于孔子博物馆

铜胎画珐琅五供,包括“香炉一,尊二,烛台二”。

香炉:口径36厘米,通高70厘米。紫铜胎。平口,圆腹,圜底,双冲耳,兽蹄形足,下接圆形柱铜足,以插入供桌之用。通体以黄釉为地,绘缠枝牡丹花纹,口沿中部饰一圆“寿”字,腹底楷书年款“雍正年制”。

:口径23.7厘米,底径27.3厘米,通高70.5厘米。紫铜胎。喇叭口,长颈,鼓腹,圈足外撇,龙形耳。通体以黄釉为地,绘缠枝牡丹花纹,足上楷书年款“雍正年制”。

烛台:底径29.3厘米,通高73厘米。紫铜胎,双盘连座式。上盘中立烛插,圈足外撇。通体以黄釉为地,绘缠枝牡丹花纹,足上楷书年款“雍正年制”。

雍正有多推崇孔子?他认为,“圣人之道,如日中天,上之赖以致治,下之资以事君”,因此积极践行儒道。他“尊礼先师”,拜谒孔子,兴修孔庙,为孔庙题名匾额,通过各种方式展现自己对先师孔子的尊崇之意。他“研经味道”,践举经筵,研习儒家经典。他提倡儒学,尤重孝理,希冀用儒家传统理念化民成俗,教化百姓,维护社会安定。重视先贤儒士,在位期间数次增广学额,昭举恩科,开孝廉方正,通过多种途径广泛搜罗贤才。他宣谕儒学教化,推广以“三纲五常”为核心的儒式理念与价值观,还以各类学校为媒介,培养教化四民。

此外,雍正在文玩艺术的追求上的完美精致,在清代皇帝中首屈一指。他对文玩的改造均提出了极具特色的鲜明观点,并将其付诸行动,使之变成令自己都无可挑剔的美品。

铜胎画珐琅是金属珐琅工艺品种之一,是珐琅工艺与金属工艺的复合工艺。现存实物资料与文献记载证明,我国最早的珐琅器产生于元代,而画珐琅产生于康熙时期。此时以生产小件器物为主,器形有盒、炉、碗、盘、水盂、杯盏、鼻烟壶等十几种,器形小巧玲珑。

雍正时期的画珐琅工艺益加成熟,彩釉较康熙时期更加丰富,珐琅彩的运用有所突破。匠师们所用的珐琅色有自制的和进口的两种。当时自制的釉料有月白色、白色、黄色、浅绿色、亮青色、蓝色、松绿色、亮绿色、黑色、软白色、香色、淡松黄色、藕荷色、酱色、深葡萄色、粉色、青铜色、松黄色、红色等二十余种。进口的外国珐琅料有月白色、白色、黄色、绿色、深亮绿色、浅蓝色、松黄色、浅亮绿色、黑色、深亮蓝色十种。

雍正时期与技术的成熟相伴随的,就是除了烧制瓶、罐、盘、碗、杯、鼻烟壶、法轮等品种外,还出现了大型画珐琅器,清雍正黄地彩绘缠枝牡丹纹铜胎画珐琅五供就是其中之一。 

在现存可见的雍正朝画珐琅器中,这组五供是最大的,而且器形敦厚庄重,彩绘花卉生动逼真,釉色绚丽明快,光泽温润柔和,镀金装饰效果突出,具有浓厚的皇家富贵气息,为画珐琅器中的精品,具有较高的历史和科学价值。

来源:大众日报

记者:张依盟

文章来源于 微信公众号 文旅山东 2020年12月23日

上一条:姜修宪:近代华北乡村土地交易的参与者及其人际关系——基于孔府魏庄地契的实证分析
下一条:《孔子世家文书》特展——“乾隆与曲阜”开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