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检索:
 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学问人生>>正文
葛剑雄 | 独特视角,带你跨越3000多年的中国历史地理
2021-03-17 14:33 历史地理研究资讯  历史地理研究资讯 审核人:   (阅读: )

 

中国的教授有很多,葛剑雄却只有一个,他的身上有太多传奇色彩。

 

作为中国培养的首批两名文科博士之一,葛剑雄其实是个大龄学术青年。1978年,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时,32岁的他如愿进入复旦大学,师从历史地理学大师谭其骧先生。

 

当时,谭其骧先生受毛泽东委托编纂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,复原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疆域与政区。葛剑雄作为谭先生的助手,大量接触学术圈内的泰山北斗,侯仁之、史念海、石泉、郑天挺、邓广铭、唐长孺、周一良、田余庆等等,在学术的中心位置,在耳濡目染下,看中国第一流的学者如何做学术。

 

undefined

 

undefined

读历史的人没人不知道葛剑雄


研究中国历史,除了疆域和政区容易让人两眼一抹黑以外,人口问题也是个糊涂账。

 

中国向来强调自己地大物博、人口众多,人口在传统社会反映了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,但中国各个历史时期到底有多少人?汉唐帝国、两宋文明、康乾盛世从人口数字来看到底有没有水分?中国史的研究者都知道,古代关于人口的数字统计要么残缺不全,要么谎话连篇。更有明朝崇祯十七年就亡国了,而朝廷里记录人口数字的黄册竟然连崇祯二十四年都编完了,这种数字谁敢用?

 

于是,从博士论文《西汉人口地理》开始,葛剑雄就长期致力于历史中的人口问题,对于历朝历代的人口数字进行研究、修正、加工、复原、推算,摸清中国历代王朝的“底数”,带领复旦学术团队完成六卷本《中国人口史》,从此成为研究中国历史的新基底。

 

undefined

秦末战乱后人口锐减,经过汉初的汉文帝与汉景帝的休养生息、轻徭薄赋,人口数目逐渐恢复

 

作为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的带头人,他津津乐道的还有一件事。有一次哈佛大学分管科技的常务副校长到复旦访问,校长问他对复旦怎么看,他说你们复旦真正称得上有国际水平的只有两个,一个是历史地理,一个就是数学。

 

毫不夸张地说,不了解历史地理,就不知道历史的真实面貌。

 

undefined

 

如今,全世界有很多人都想跟着葛剑雄学习历史地理,仅仅是葛剑雄在网络上零零散散的演讲内容,就吸引了大量听众,葛剑雄在微博上的粉丝更是数以百万计。

 

听他的课,“不枯燥”“吸引人”是许多历史爱好者的共识。

 

undefined

他的课充满了活力和热情


《简读中国史》的作者张宏杰是葛剑雄的学生,他曾在一篇文章中谈及自己特别喜欢听葛教授讲课,“历史地理理论与方法这样的课,内容其实是非常枯燥的,他却能讲得非常吸引人。”

 

从他口中讲出来的东西,要么是他读万卷书深思熟虑过的,要么是他行万里路亲眼见识过的,信手拈来都是例证,俯拾皆是故事,看似平常的东西总能在他那里获得一种“通透”的解释。

 

他的课这么有趣,是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很有热情的人。

 

undefined

 

为了研究好历史地理,他跑遍了地球四极,从南极洲到北极点,从“非洲之王”乞力马扎罗山到“世界屋脊的屋脊”青藏阿里,也到过许多的国家,看过许多的风土人情。

 

他同时还亲力亲为,以知识分子的担当关照现实。

 

作为全国政协代表、中央文史馆馆员,他经常撰写时评文章发表在全国各大媒体,他批评高考改革“隔靴搔痒”,抨击“年底突击花钱”,建议加强地方政府重大建设项目的审议和审计……

 

他对学生经常说的一句话便是:不做书呆子,不做伪君子。

 

这次三联中读能邀请到葛剑雄老师录制《葛剑雄·不一样的中国史》线上课,就让编辑部沸腾了一把,课程当中有足足50讲课程,用葛剑雄自己精心挑选出的50个关键词,串起了3000多年的中国大历史。

 

主编大人一定要让写写推荐理由,听葛剑雄教授的课需要理由吗?


课程亮点

 

覆盖范围广泛

1


 

这门课会从最早的“中国”开始讲起,一直覆盖到清朝,中间跨越了3000多年历史,不求事无巨细、面面俱到,但求抓大放小,为你展现漫漫历史长河中的重大节点。

 

 

 

耳目一新,避开常见的“编年体”

2


 

课程按骨架(疆域与城市)、血肉(人口与人物)与神经中枢(帝王与天下)三大类,让你在了解历史现象的同时,也能看见背后的根源。

 

 

从历史事件切入

3


 

课程中的每一节都会围绕历史事件来讲,并深入分析背后的原因,带领我们逐步还原当时的真实场景,在主讲人的引导下,无论我们何时何地戴上耳机听课,都能进入氛围。

 

趣味讨论风暴核心的历史话题

4


 

一些大众感兴趣的历史焦点话题,葛剑雄也会在课程中深入讨论,为我们带来焦点话题背后的新视角、新内容。


上一条:茅海建|“此情可待成追忆”——蔡鸿生教授著《俄罗斯馆纪事》讨论课发言
下一条:读书札记||葛剑雄、刘康两位老师谈读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