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检索:
 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工作规范>>正文
《史林》编辑部关于引文注释的规定
2021-01-14 07:47   审核人:   (阅读: )

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《史林》编辑部关于引文注释的规定

(试行)

 注释体例及标注位置

本刊文献引证方式采用注释体例。文后不另列参考文献,有关文献直接列入注释。

注释放置于当页下(脚注)。注释序号用①②③……标识,每页单独排序。

不得将出处相同的注释合并标注,亦不可使用“同上注”“同注①”“同上书”等注法。

 注释的标注格式

(一)非连续出版物

1.著作

标注顺序:责任者与责任方式/文献题名/译者(选项)/出版者/出版时间/页码。同一著作自第二次征引始,可省去出版者和出版时间,翻译图书可省去译者。标明页码范围,使用一字线“—”。页码不连续时,使用顿号隔开。

1.1责任者 责任方式为撰著时,“著”可省略,在姓名后直接加冒号,如书名中包含作者姓名,可省去责任者;如果是编、校注等其他形式,在姓名后标明编、校注等字样,后不加冒号,直接接书名。责任性质相同的两个或三个责任者,姓名之间用顿号隔开。责任性质不同的责任者,中间用逗号隔开,其中如有著者,“著”字不省略。有三个以上责任者时,只取第一责任者名字,其后加一“等”字。责任者为机构、团体等,表示方法与个人责任者相同。如名字较长,可只在第一次出注时标注责任者,从第二次出注起可以省略。外文著作中译本不需标明原著者国别。外文著作中译本的译者、译校者,作为第二责任者,置于文献题名之后。有三位以上译者时,标注方法与多责任者相同。示例:

赵景深:《文坛忆旧》,北新书局1948年版,第43页。

《齐如山回忆录》,辽宁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,第3258页。

谢兴尧整理《荣庆日记》,西北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,第175页。

朱维铮主编,李天纲等编校《马相伯集》,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,第33页。

雷蒙德·弗思:《人文类型》,费孝通译,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,第25页。

1.2 书名 书名应完整照录原书名,以版权页信息为准。书名内如含有书名,以单书名号标示。书名包含表示时间范围的文字,放在书名号内,前后用圆括号括起。著作的副标题应和正标题一并标注,不可省略。如书名较长,可在初次出注时加圆括号给出省略名称。示例:

戴裔煊:《〈明史·佛郎机传〉笺正》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版,第10页。

徐鼎新、钱小明:《上海总商会史(1902—1929)》,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1年版,第135页。

桑兵:《国学与汉学——近代中外学界交往录》,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,第6页。

陈昊:《身分叙事与知识表述之间的医者之意:6—8世纪中国的书籍秩序、为医之体与医学身分的浮现》(以下简称《医者之意》)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年版,第25页。

1.3 卷册 多卷本图书分册名,以书名号形式标示。如只有“上”“下”等一个汉字或数字,应加圆括号附于书名后。示例:

曹树基:《中国人口史》第4卷《明时期》,复旦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,第9页。

《邓小平年谱(1975—1997)》(下),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,第1333页。

1.4 出版地、出版者和出版时间 引用图书无须标明出版地。影印版图书需标明影印本。出版者、出版时间不完整时,需说明所缺项目。未公开出版物的标注格式为出版者/时间。示例:

刘淑芬:《中古的佛教与社会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,第3页。

冯玉祥:《我的读书生活》,三户图书刊行社,出版时间不详,第12页。

《鞍钢60年大事记(1948—2008)》,鞍钢史志编纂委员会,2009年,第1页。

2.析出文献

标注顺序:析出文献责任者/析出文献题名/文集责任者与责任方式/文集题名/出版者/出版时间/页码。文集责任者与析出文献责任者相同时,可省去文集责任者。征引文件、档案、书信,要在所引篇名后用圆括号标注成文时间。引用日记要在书名后标出所引内容的成文时间(如文章中有,则可省略)。示例:

邢铁:《唐宋时代妇女的分家权益》,张国刚主编《家庭史研究的新视野》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2004年版,第103—133页。

鲁迅:《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》,《鲁迅全集》第9卷,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,第325页。

《中共中央最近政治状况报告》(192710月),中央档案馆编《中共中央政治报告选辑(1927—1933)》,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3年版,第20页。

《复孙毓修函》(19116月3日),高平叔、王世儒编注《蔡元培书信集》上册,浙江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,第99页。

曹伯言整理《胡适日记全编》第3册,19225月14日,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版,第666—667页。

3.著作、文集的序言、引论、前言、后记、编辑说明等

作者与著作、文集责任者相同时,“前言”“后记”等以引号标示,置于文献名后。由他人撰写,或虽由作者撰写,但有单独的标题,可作为析出文献标注。责任者层次关系复杂时,可以通过叙述表明对序言的引证,出版信息可括注起来。示例:

李鹏程:《当代文化哲学沉思》“序言”,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,第1页。

楼适夷:《读家书,想傅雷(代序)》,傅敏编《傅雷家书》(增补本)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1988年版,第2页。

见戴逸为北京市宣武区档案馆编,王灿炽纂《北京安徽会馆志稿》(燕山出版社2001年版)所作的序,第2页。

4.古籍

古籍的标注顺序与普通图书基本相同,为:责任者与责任方式/文献题名(卷次、篇名、部类)(选项)/版本、页码。部类名及篇名用书名号标示,其中不同层次可用中圆点隔开,原序号仍用汉字数字。点校本、整理本可在出版时间后注明“标点本”“整理本”。影印本可在出版时间后注明“影印本”。古籍卷次以阿拉伯数字标示。刻本页码应注明a、b面,缩印的古籍,引用页码还可标明上、中、下栏。如为未出版的稿本、抄本等,应注明藏所。示例:

姚际恒:《古今伪书考》卷3,光绪三年苏州文学山房活字本,第9a页。

毛祥麟撰,毕万忱点校《墨余录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标点本,第35页。

杨钟羲:《雪桥诗话续集》卷5,辽沈书社1991年影印本,上册,第461页下栏。

朱熹:《四书章句集注·论语集注》卷8,《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》,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影印本,全书第50册,第30页。

《太平御览》卷690《服章部七》引《魏台访议》,中华书局1985年影印本,第3册,第3080页下栏。

李筠嘉编《春雪集》,同治元年刻本,上海图书馆藏。

4.1 地方志 唐宋时期的地方志多系私人著作,可标注作者;明清以后的地方志一般不标注作者,书名前冠以修纂成书时的年代(年号)。民国地方志,在书名前冠以“民国”二字。新影印(缩印)的地方志可采用新页码。视具体情况注明丛书名、影印底本信息等。示例:

康熙《绍兴府志》卷6《山川志一》,康熙十二年刻本,第7b页。

康熙《绍兴府志》卷12《风俗志》,康熙五十八年刻本,第8a页。

民国《大名县志》卷8《田赋》,1934年铅印本,第180页。

万历《广东通志》卷15《郡县志二·广州府·城池》,《稀见中国地方志汇刊》,中国书店1992年影印本,第42册,第367页。

4.2常用的典籍、官修大型典籍以及书名中含有作者姓名的文集 可不标注作者,如《论语》、二十四史、《资治通鉴》、《全唐文》、《册府元龟》、《清实录》、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、《陶渊明集》等。示例:

《旧唐书》卷9《玄宗纪下》,中华书局1975年标点本,第233页。

刘季高校点《方苞集》卷6《答程夔州书》上册,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标点本,第166页。

4.3 编年体典籍 如需要,可注出文字所属之年月甲子(日)。示例:

《明世宗实录》卷483“嘉靖三十九年四月甲寅”条, “中研院”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校印本,第8070页。

《清德宗实录》卷435“光绪二十四年十二月上”条,中华书局1987年影印本,第6册,第727页。

李焘: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卷99“乾兴元年八月壬寅”条,中华书局1992年版,第1120页。

4.4古籍中析出文献 标注顺序:析出文献责任者/析出文献题名/文集责任者与责任方式/文集题名/卷次/丛书项(选项,丛书名用书名号)/版本或出版信息/页码。示例:

管志道:《答屠仪部赤水丈书》,《续问辨牍》卷2,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,齐鲁书社1997年影印本,子部第88册,第73页。

5.几种特殊文献

5.1沈云龙主编《近代中国史料丛刊》及其续编、三编,须在书名后标出总顺序号。示例:

《钦定科场条例》卷43《乡会试供具》,沈云龙主编《近代中国史料丛刊》第三编第48辑第478号,台北文海出版社1989年影印本,第3018—3020页。

5.2 《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》,须标明辑数、编数和分类名称。示例:

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《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》第5辑第1编《财政经济(1)》,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,第6页。

(二)连续出版物

1.期刊

标注顺序:责任者/文献题名/期刊名/年期(或卷期,出版年月)。不标注页码。刊名与其他期刊相同、流行范围较小、较少见的期刊,以及港澳台地区的期刊,应括注出版地名,附于刊名后,以示区别。同一种期刊有两个以上的版别时,引用时须注明版别。栏目名如需标出,放在日期之前,用引号标出。出版周期短于半月的旬刊、周刊、日刊等,出版日期精确到日。示例:

汤志钧:《维新运动时期的天津〈直报〉》,《史林》1986年第3期。

汪疑今:《江苏的小农及其副业》,《中国经济》第4卷第6期,1936年6月15日。

郑祖安:《英国国家档案馆收藏的〈上海土地章程〉中文本》,《社会科学》(上海)1993年第3期。

叶明勇:《英国议会圈地及其影响》,《武汉大学学报》(人文科学版)2001年第2期。

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调查部:《十年来上海现金流动之观察》(二),《银行周报》第16卷第41号,19321025日。

叔仁:《金融绝交后之观察》,《钱业月报》第7卷第4号,“述评”,19275月。

2.报纸

标注顺序:责任者/篇名/报纸名称/出版年月日/版次。早期中文报纸无版次,可标示卷册、时间或栏目及页码(选注项)。同名报纸在报名后用圆括号标示出版地点以示区别。栏目如需标示,放在日期之后,用引号标出。新闻报道和社论可省去通讯社、报社、记者名。引用新闻可只保留主标题,省去引题、副题等。示例:

李眉:《李劼人轶事》,《四川工人日报》1986年8月22日,第2版。

伤心人(麦孟华):《说奴隶》,《清议报》第69册,光绪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,第1页。

《四川会议厅暂行章程》,《广益丛报》第8年第19期,1910年9月3日,“新章”,第1—2页。

《上海各路商界总联合会致外交部电》,《民国日报》(上海)1925年8月14日,第4版。

《西南中委反对在宁召开五全会》,《民国日报》(广州)1933年8月11日,第1张第4版。

《寇机昨袭丽水,敌舰炮击镇海》,《时事公报》1940年10月4日,第2版。

(三)未刊文献

1.学位论文、会议论文等

标注顺序:责任者/文献标题/论文性质/地点或学校/文献形成时间/页码。示例:

方明东:《罗隆基政治思想研究(1913—1949)》,博士学位论文,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,2000年,第67页。

任东来:《对国际体制和国际制度的理解和翻译》,全球化与亚太区域化国际研讨会论文,天津,2000年6月,第9页。

2.手稿、档案文献

标注顺序:文献标题/文献形成时间/卷宗号或其他编号/藏所。案卷号等编号用短横线“-”连接。同一文献再次出注时可省略藏所。如全文引用档案文献主要集中在一个藏所,可在初次出注时说明,后文可省略藏所。示例:

陈序经:《文化论丛》(手稿),第1页,南开大学图书馆藏。

《傅良佐致国务院电》,1917年9月15日,北洋档案1011-5961,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。

《党外人士座谈会纪录》,1950年7月,李劼人档案,中共四川省委统战部档案室藏。

《美使称退还庚子赔款仍照向章由上海银行交驻沪交涉员转解本部》,《北洋政府外交部 》全宗,馆藏号03-08-001-01-001“中研院”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藏。

(四)转引文献

无法直接引用的文献,转引自他人著作时,须标明。标注顺序:责任者/原文献题名/原文献版本信息/原页码(或卷期)/转引文献责任者/转引文献题名/版本信息/页码。应尽量避免转引。示例:

章太炎:《在长沙晨光学校演说》(1925年10月),转引自汤志钧:《章太炎年谱长编》(下),中华书局1979年版,第823页。

(五)电子文献

电子文献包括以数码方式记录的所有文献(含以胶片、磁带等介质记录的电影、录影、录音等音像文献)。电子文献应以数据库公布的档案文献和官方网站原始资料为主,如网上公布的资料有纸质出版物,应以纸质出版物为据。标注项目与顺序:责任者/电子文献题名/更新或修改日期/获取和访问路径/访问时间:引用日期。示例:

王明亮:《关于中国学术期刊标准化数据库系统工程的进展》,1998年8月16日,http://www.cajcd.cn/pub/wml.txt/980810-2.html,访问时间:1998年10月4日。

扬之水:《两宋茶诗与茶事》,《文学遗产通讯》(网络版试刊)2006年第1期,http://www.literature.org.cn/article.asp?ID=199,访问时间:2007年9月13日。

(六)外文文献

1.引证外文文献,原则上使用该语种通行的引证标注方式。

2.列举英文文献的标注方式如下:

2.1专著 标注顺序:责任者与责任方式/文献题名/出版地点/出版者/出版时间/页码。文献题名用斜线,出版地点后用英文冒号,其余各标注项目之间,用英文逗号隔开。责任者名在前(可简写),姓在后。作者为两人时,姓名间用“and”;作者为三人以上时,在第一位作者名后加“et al.”表示所有作者。单个编者姓名后加ed.,合编加eds.。注释系纯英文,句末用句点;如中英文混用,句末用中文句号。示例:

Peter Brooks, Troubling Confessions: Speaking Guilt in Law and Literature, Chicago: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, 2000, p.48.

Randolph Starn and Loren Partridge, The Arts of Power: Three Halls of State in Italy, 1300-1600, Berkeley: California University Press, 1992, pp.19-28.

Julie Evans et al., Equal Subjects, Unequal Right: Indigenous Peoples in British Settler Societies, Manchester: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, 2003, p. 25.

K. Verboven and C. Laes eds., Work, Labour, and Professions in the Roman World, Leiden: Brill, 2017, pp. 173-202.

2.2译著 标注顺序:责任者/文献题名/译者/出版地点/出版者/出版时间/页码。示例:

M. Polo, 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, trans. by William Marsden, Hertfordshire: Cumberland House, 1997, pp.55-88.

2.3期刊析出文献 标注顺序:责任者/析出文献题名/期刊名/卷册及出版时间/页码。析出文献题名用英文引号标示,期刊名用斜体,下同。示例:

Heath B. Chamberlain, “On the Search for Civil Society in China,” Modern China, Vol. 19, no. 2(April 1993), pp.199-215.

2.4文集析出文献 标注顺序:责任者/析出文献题名/文集题名/编者/出版地点/出版者/出版时间/页码。示例:

R.S. Schfield, “The Impact of Scarcity and Plenty on Population Change in England,” in R. I. Rotbeg and T. K. Rabb eds., Hunger and History: The Impact of Changing Food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Pattern on Society , Cambridge, Mass: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, 1983, p.79.

2.5档案文献 标注顺序:文献标题/文献形成时间/卷宗号或其他编号/藏所。示例:

Nixon to Kissinger, February 1, 1969, Box 1032, NSC Files, Nixon Presidential Material Project(NPMP), National Archives Ⅱ, Collego Park, MD.

 其他

(一)间接引文的标注。间接引文通常以“参见”或“详见”等引领词引导,反映出与正文行文的呼应,标注时应注出具体参考引证的起止页码或章节。标注项目、顺序与格式同直接引文。示例:

参见祝总斌:《两汉魏晋南北朝宰相制度研究》,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,第96页。

(二)引用先秦诸子等常用经典古籍,可使用夹注,夹注应使用不同于正文的字体。示例:

庄子说惠子非常博学,“惠施多方,其学五车。”《庄子·天下》

天神所具有道德,也就是“保民”、“裕民”的道德;天神所具有的道德意志,代表的是人民的意志。这也就是所谓“天聪明自我民聪明,天明畏自我民明畏”(《尚书·皋陶谟》),“民之所欲,天必从之”(《尚书·泰誓》)。

《史林》编辑部

2020年12月16日

上一条:论文写作中的学术伦理问题
下一条:曲阜师范大学2020—2021学年校历